SHADOWS-沉迷嘉德罗斯

目前居住在阿托奎宁小镇,明明不喜欢看书却硬是开着书店的年幼少女(什么啊我也不小了。
沉迷手游,成天碎碎念,可能是个欧洲人。
近期正在发疯状态中。

……怎么@人啊……
总而言之就是和亲爱的一起画画手30day☆
他那边是哨向au我这里是现代迷之pa(x

每天回家都会看到亲爱的礼智在装死♡

大概是两人都中毒了吧x
说好的要睡觉结果码字去了x
好好好我去睡觉我去睡觉♡
——music——
每天回家都会看到礼智在装死√

每天晚上自修结束回到家里,都会看到亲爱的礼智在装死。

平常精神十足的呆毛此时也软趴趴的,如果妹妹sakura来了看到一定会被吓一跳的吧。

我用着习以为常的语气冷静的说到如果不起来就没有亲亲抱抱咯。他就保持着趴在地上的姿势笑了起来。

每天都会看到亲爱的礼智在装死,开门之前都会猜猜今天是怎么的死法。

这样想这还真是有意思呢。

有的时候是头上插着箭念叨着不明不白的传说故事,有时穿着他白色做正事的制服抱着家里的大太刀。

看到可爱的熊礼智也英勇就义是不禁想着要不要直接关门的比较好?平常我想抱着睡觉呀。

每次清理的时候都喜欢往我脸上抹上用来充当血迹的番茄酱,让我等着说一个人就好。

不过更麻烦的是不要直接把伸缩刀连着衣服一起扔到洗衣机里啦,会坏掉噢?

每天回家都会看见亲爱的礼智在装死,一点点夸奖都会让彼此高兴起来。

明明确认之前关系看起来是那么疏远,一天大概连话都没有说几句却在看到信息之后慢慢的笑起来。

确认之后的重要的事(中考)就那么迎面而来,变得越来越忙时却好像忽略了他早下课在家里独自等我的心情,我也很少去想。

每天都用不同的死来迎接回家的我,每天我都在看着他爱我的表演,现在已经是不可或缺的甜蜜时刻了吧?

每天回家都会看到亲爱的礼智在装死,今天也很期待他的表演,期待着他的那声“亲爱的王”。

哦呀今天是我比较早呢,那么我也来试试吧,装死的话我也不会输的!

——我回来啦——

这是个段子

我觉得非常辣眼睛还是不要看了。
cp向是嘉瑞。
没问题就看吧。

凹凸大赛结束了,胜利者是嘉德罗斯。就像注定的一样,但是嘉德罗斯提出的要求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“我想让格瑞复活。”
复活的代价是失去记忆,但是嘉德罗斯不在意,他在意的大概是自己认定的王妃的生死。但是失忆很麻烦的一点就是忘了原本两人之间该有的美好的记忆(虽然我觉得可能没有),年轻的王决定复原在凹凸大赛中的一切,包括金的死和格瑞的死。
恢复记忆的格瑞似乎不太愿意接受事实,就像在大赛中一样闭上眼睛,没有醒来。










“格瑞”
“嗯?”
“为什么你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那个渣渣在哪里”
“金不是渣渣”
“回答我的问题啊。”
“……”

画了几个kaji配过的角色,希望画啥出啥出个sp红心qaqqqqqqqqq

不少公主都打了活动拿了真琴抽到夕宝宝。
我连17个石头都没拿到。

高兴,黑巧克力爱心阵换来了利卡总裁。
md巧克力都快化了才来。

二号机怎么不爆炸。
生气

清晨深夜有歐氣加成嗎…
然而似乎沒什麽用的樣子我現在不缺奶了。
比起他我更願意是蝶夜會的啊因為我沒肝。

騙人吧——為什麼小號的活動蛋四成對出現啊。
雖然是個註冊很久了的小號。明明和大號是一個人玩的怎麼歐非差距這麽大。

(夢100)我們所害怕的東西

完完全全屬於深夜犯病。好像還跟王子們沒什麽關係。主角為自己私設的小公主(二位一體)。時間軸為主線組到達特洛伊美亞之後,拯救夢王國之後的故事。流水賬註意。
如果可以接受的話就繼續往下吧。

我們所害怕的東西
在我們到達特洛伊美亞之後,食夢獸在不斷的增強,我們所帶領的王子的隊伍也越來越強,最後整個夢王國的災變在一點點的減少,曾經沈睡的大家也都是一個一個的醒過來了,每個國家都慢慢的恢復了曾經的繁榮。
從最開始就感覺到會有大事發生的Alice越來越不安了,就像是馬上就有人要來殺她一般,連我都不允許進入屬於我們的房間,一呆就將近呆了半個月。直到月之路重新開啟時,Alice才肯出來,不經意的一睹,發現了她的秘密。
房間空蕩蕩的,沒有尖銳的可以劃破皮膚劃破動脈的東西,沒有笨重的堅硬的可以打死人的東西。唯一發光的,只有Alice她遺棄在一旁的手機。
她所預測到的大事似乎是發生了吧?一個又一個的公主消失了,她們的王子也都不知道去哪了。最後,只剩我們。納比已經不會再幫助我們了,他呆在另一個「公主」身邊,王子也是,回到了「真正的公主」身邊去。
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,對王子們來說,我們是最後的食夢獸了吧?我和Alice就這麽背對背的坐在床上,都沒有說話。他們一時半會也不會找到這裏來的,這裏可是特洛伊美亞,他們也暫時不會想到我們還在特洛伊美亞。黑暗中,只有Alice的手機散發著無機質的白光。
無法確認現在的時間,Alice的手機也被丟到角落。似乎是在黑暗中人都會想很多吧,我想到了剛剛見到克雷姆桑的時候的事。那個時候我也是剛剛才到的夢王國來協助Alice。我的靈力不強,無法獨自一人支撐,所以我選擇了協助Alice。我和Alice的差別很大,性格也是外貌也是。就算是那個時候已經是和Alice她相處了很久的紅心先生也是那樣,把我認成了Alice。每一個王子都這樣,明明我和她一點都不一樣不是嗎?克雷姆桑也是,不過他也是記住了我一點吧,我很喜歡他,喜歡他的書,喜歡他的性格,喜歡他的人。
想到這邊我就停止思考了,因為已經意識到了什麼了呢。同時出聲的我們,果然是想到一起去了吧?緊緊的抓住手邊的東西,Alice她拿到了當初紅心送給她的匕首呢,我的是魔法書,這是我偶然在書房裏找到的,沒有人註意到了。
“今天是最後一戰了吧?”我先開的口,畢竟在微弱的光下,Alice的表情像是快哭了,她是那麽的深愛著紅心,就像是我對克雷姆的感情那樣吧。“我們會死吧?”她的聲音很輕,不想被別人聽見似的,“明明我們根本不一樣對嗎?”雖然我很想抱抱她,像小時候那樣的,乖巧的妹妹安慰犯錯誤的姐姐,不過現在的情況不允許,“在他們眼中我們一模一樣吧”我只能這樣回答。我們之間陷入了一陣沈默。
“連我們深愛著的他們都分不出來的我們,是什麽呢?”這次是Alice先開的口,卻是帶著哭腔的。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,而是又問了一個問題“這樣不相像的我們,這樣相像的我們,又算是什麽呢?”這次的沈默更久,應該是因為我們兩個都已經沒有希望了吧。
“既然如此,我們的存在還有什麽意義?”我和她同時轉過身,交換了眼神,最後笑了起來。
“果然我們最害怕的還是彼此啊。害怕被彼此所代替。”這麽笑著,一陣疼痛從腹部傳來。我和她,又是同步了呢,匕首插入腹部,魔法同時也奪走了Alice的生命。我和她躺在床上,十指緊扣閉起眼睛,就像是很要好的姐妹一起進入夢鄉,如果無視沒入腹部的匕首的話。
房門被打開了,紅心和克雷姆衝了進來,只是為了讓「公主」更加註意自己搶奪頭功而已。
房間裏並沒有什麼食夢獸,只是在床上,有著一對死去的淡色的蝴蝶而已。當然,他們沒有看到不知何時掉落在地上的匕首和魔法書。

私設眾多。
公主的消失其實是成為了「公主」的祭品,王子變成了「公主」手下王子的經驗。
自個小公主是二位一體的姐妹,有著共同的名字,不過單個人有自己的名字,Alice就是姐姐的名字。在她們眼中的對方是完全不一樣的人,但是王子看不出來啊。姐姐深愛著紅心,唯一的就是不喜歡紅心喊她Alice,畢竟紅心喊的是愛麗絲啊。妹妹深愛克雷姆,甚至成為了迷妹癡女x